周遊華爾街/富國債台高築 逼近災難臨界點
【經濟日報╱編譯于倩若】
2011.03.29 03:13 am
 

日本及歐洲危機造成的財政壓力凸顯出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富裕國家日漸逼近一個無法再負擔另一場災難的臨界點。

日本和歐洲面臨的危機大不相同—一個是大自然所造成,另一個是人為的。但從財政的角度看,兩者卻是驚人地如此相似。在這兩個情況下,救災成本激增導致原已負擔過重的政府財政更加吃緊。日本政府的負債高居先進國家之冠,危機最終會如何收場仍在未定之天。葡萄牙政府已形同垮台,準備請求歐盟紓困。

東京和里斯本當局的財政壓力反映出一個更廣泛的問題:隨著先進國家政府擔起更多責任來避免人民、投資人、銀行和企業承受災難帶來的痛苦,這些政府財政資源已愈來愈逼近極限。若干經濟學家說,這可能導致政府在下一場重大危機爆發時缺乏足夠的資源。

曾在2003年到2007年擔任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學家、目前任教於芝加哥大學的拉姜(Raghuram Rajan)說:「我們承受得起另一場危機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許多國家政府不具備再次拯救體系的能力。」

彼得森國際經濟機構(PIIE)經濟學家萊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哈佛大學教授羅格夫(Kenneth Rogoff)指出,截至2010年,先進國家中央政府的平均負債為年度經濟產值74%,是1970年負債水準的三倍以上,且是二戰來最高水準。

先進國家政府在危機期間扮演的角色出現重大轉變導致政府債台高築。它們愈來愈常扮演最終擔保人,扛下從重建海濱社區到擔保銀行及民間企業債務的各種成本。萊因哈特指出,金融危機後政府債務尤其大幅增加,最顯著的例子是美國政府在接管抵押貸款業者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後債務激增。

與此同時,富國的支付能力也愈來愈差。富國的經濟成長速度不如新興國家,人口結構老化導致國家的收入前景黯淡,可用來實現雄心壯志的增稅計畫又遭在野黨強烈反對。

羅格夫說:「各界預期政府最終一定會出面收拾爛攤子,又預期稅率一定會維持在低檔,這兩個預期相互矛盾。」

政府在自己陷入困境之前究竟還能承擔多少債務確實難以估計,但IMF的經濟學家試著找出答案,他們在最新研究報告中找出23個先進國家政府在不違約的情況下能應付最高債務水準,再利用IMF對利率和實際債務水準的預測計算出各國在到達極限之前還能擔負多少債務。

結果是:日本、希臘、義大利、葡萄牙和愛爾蘭這五國已到達極限,這意味它們必須執行比過去更嚴苛的措施才能使債務得到控制。其他國家並非高枕無憂,例如美國在到達極限前,還可以承擔相當國內生產毛額(GDP)51%的債務,但除非華府儘速採取修正措施,否則15年內就會到達緊繃。

潛在的結果令人不安。在最糟的情況下,投資人對債務水準的擔憂可能引發政府無力控制的金融危機。

政府也可透過幾種方式在犧牲債主的情況下減輕債務負擔。然而富國最終必須接受較高的稅率或較節制的紓困行動,甚至是兩者缺一不可。(取材自華爾街日報)

【2011/03/29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ULL0515 的頭像
BULL0515

我的品牌

BULL05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